五分28规则-五分28-宁波最新新闻
点击关闭

银行扶贫-银行发放贷款最高可达1000万元-宁波最新新闻

  • 时间:

洛阳失联女孩遇害

「以前玉米沒有什麼銷路,年收入兩三千元都是靠賣馬鈴薯掙來的。」家住察右中旗廣益隆鎮大西五號村的王長在,以前以種植業為主,收入很有限,「豐收了價格降下來,價格高了產量又上不去。」

不熟悉扶貧和貸款政策的人可能不了解這些數字:「5321」扶貧小額貸款(小額貼息貸款金額最高5萬元、期限最長3年、免擔保免抵押、財政全額貼息)、貸款按4.35%利率予以貼息補助、人均純收入3600元的年度脫貧標準……

入股當地養殖合作社,是王長在順利脫貧的一大轉機。王長在自籌了3000元,在廣益隆鎮萬眾養殖合作社托養了一匹馬,種植的玉米賣給合作社喂馬,每年最多還能得到分紅2000元。據了解,合作社像王長在這樣的貧困戶股東共有300人。

「之前很多銀行股改上市,撤併了不少縣支行,鄉鎮的網點基本都撤了。」農業銀行內蒙古分行行長張春林提到,最嚴重的時候,整個烏蘭察布市92個鄉鎮,除了信用社、郵儲銀行代理點,幾乎看不到銀行網點,農牧民融資成本高達9%至12%。

流動工作隊的模式還有效降低了農牧民的融資成本。數據顯示,相較於民間借貸超過9%的利率,農行內蒙古分行精準扶貧貸款平均利率僅為4.56%。「金融服務延伸后,當地不少金融機構主動降低利率,農戶的高利貸也被置換出來。」張春林說。

眾人拾柴火焰高,農戶自籌的90萬元撬動了包括人保財險、旗政府等各方資金,整個項目預計投資達778.5萬元。每匹馬除了農戶自籌的3000元外,其他均由人保財險補貼並提供全額保險。此外,幫扶機構還幫合作社成功對接了銷售渠道。

如今,萬眾養殖合作社年收入高達180萬元,負責人張金柱有了擴大產能的想法,當地的農行也上門找了他好幾次。「以往是幾戶連保,從農信社貸款。等到明年開春正式生產,飼料草料包、工人工資全要投入,下一步準備從農行再貸一部分。」張金柱臉上洋溢出自信的笑容。

「那個時候不通路,我們在建園之前,吃水靠擔,用水靠背。」譚波說,他在2007年返回四川廣元旺蒼縣創業初始,做小作坊式手工茶,「沒品牌沒包裝,就搭着口袋去賣散裝茶。」

2017年11月,郵儲銀行向木門茶業公司發放旺蒼縣第一筆「政擔銀企戶」貸款150萬元。通過幫扶貧困戶種植茶苗、建茶園、安排貧困戶到園區務工,木門茶業公司帶動縣裡3個貧困村、20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共計78人脫貧增收。

如何讓農牧民無縫對接金融服務?農行內蒙古分行圍繞農村牧區建檔立卡貧困戶、普通農牧戶、種養大戶、專業合作社、扶貧龍頭企業等五大主體,平均每年為每個鄉鎮新增貸款1000萬元以上,自治區每年新增貸款100億元以上。

經過十幾年奮鬥,當初十幾畝茶園如今已經擴展到成百上千畝,譚波的木門茶葉公司年產值達到2300多萬元,還帶動了其他貧困戶脫貧。「我們這裏的採茶婆婆,一天至少能采4斤茶葉,人工費一斤60元,一天收入能到300元左右。」

上證報調研時發現,依託龍頭企業和扶貧項目,銀行和保險機構為貧困地區「輸血」的同時,搭建起貧困戶入股的模式,一方面撬動各方扶貧資金投資入股,另一方面帶動貧困戶參与產業的積極性,通過分紅、勞務等多種方式,實現貧困戶脫貧增收。

如今,銀行和保險業的「上山下鄉」,讓空間距離不再成為脫貧的阻礙,用金融服務牽起貧困戶與鄉鎮龍頭企業之間的「紅線」,摸索入股分紅、吸納就業等多重形式的致富良方。

譚波的生意離不開「政擔銀企戶」的扶貧模式的支持:每10萬元貸款聯結1戶建檔立卡貧困戶,銀行發放貸款最高可達1000萬元,貼息和擔保費補貼后,企業實際融資成本可低至1.3%。

村裡能人「貸動」致富脫貧近年來,返鄉創業潮的興起,帶動了鄉村產業逐漸成長。相對成熟的種養技術結合貸款資金,讓很多貧困地區發展起整村特色產業,貧困戶也享受到產業成長紅利。

譚波這樣的「能人經濟」樣本在農村廣泛存在。例如在旺蒼縣秀海村,「我們村支書種什麼成什麼,不管是種桃樹還是梨樹,都搞到錢了,在村裡也是一呼百應,所以都願意把土地流轉給他。」一位村民告訴記者。

5321,4.35%,3600元……

「曾經取款要一天,如今只需抽根煙。」在四川廣元旺蒼縣,以前村民交電費要去鎮上或縣城,來回打車需要30元。而現在,當地每個行政村都有不止一個「金穗惠農通」服務點,村民在家門口的小超市、農資店、村級醫療服務站,就可以享受取款、轉賬、繳費等基礎金融服務。

不熟悉中國廣袤鄉村的人可能難以想象,這些數字要落實到每戶貧困家庭上有多難——在一眼望到地平線的內蒙古草原,開車一天下來也走不了幾個鄉鎮;在群山環抱的蜀地村鎮,50公里的山路要走上十幾個小時。

讓農牧民無縫對接金融服務在銀行網點觸及不到的偏遠地區,農牧民以前很難享受到優質金融服務,金融扶貧更無從談起。現在,這些地方正活躍起一個個流動銀行,打通了金融服務的最後一公里。

結合內蒙古特色,一支烏蘭牧騎式的金融服務「輕騎兵」組建了起來,他們帶着裝備走村串戶,現場為農牧民辦銀行卡、辦理貸款。

對於缺乏資金、種植技術的貧困戶來說,將土地流轉給當地「大戶」是一種依靠和信任,也能分享集體經濟的紅利。在此背景下,蒼溪農商銀行充分利用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試點契機,為1540戶經營業主提供貸款29545萬元,流轉貧困農戶土地12440畝,直接吸納561名貧困人口就業。

貧困戶當上了股東「幫扶不能包辦,幫扶不能不幹,幫扶不能添亂。」在銀保監會掛職幹部、察右中旗副旗長劉宇看來,直接撂下一筆扶貧資金,對鄉鎮的帶動作用並不明顯。幫扶要做成產業,形成與貧困戶的利益聯結。

察右中旗的冬季正是上山放馬的季節,草場上農戶驅趕馬匹的聲音不絕於耳。這裏每年降雨僅300毫米,讓一望無際的草原略顯荒蕪,儘管乾燥的環境下只能種植紅蘿蔔、馬鈴薯、南瓜等有限的農作物,卻為畜牧養殖提供了絕佳條件。

今日关键词:奶奶摆摊赚医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