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还不到20岁的小球员被球队放卫星之后-五寨新闻-利川市新闻网
点击关闭

青训球员-一个还不到20岁的小球员被球队放卫星之后-利川市新闻网

  • 时间:

朋友圈广告再翻车

在這種情況下,各家青訓營的原則非常明確:既不浪費人才,也不能拔苗助長。

終於,遲鈍如英足總也發現自己出的這個條例很二了。尤其在2010年世界盃被德國淘汰后,英足總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青訓系統看似漫天撒種,其實是不孕不育的。

對此,一家英格蘭俱樂部的青訓主管坦言:「孩子們被球隊淘汰后,孩子們哭,父母也哭,有幾位憤怒的父親甚至會在營地內把教練按在牆上。」

英足總:歸順我或是走上絕路,你們可以任選一個。但是如果你們不投贊成票,我們就會凍結每年發給你們的救濟糧。

第四階段:18至22歲。成年之後,小球員們的技術、位置基本定型,在青訓營中表現特別出色的會進入一線隊隨隊訓練,時刻準備着迎來自己的處子秀。比如南安普頓被薅禿了的那年,在新援沒來之前曾有13個U21球員跟着一線隊一起訓練。而另外有些需要積累比賽經驗的小球員,則會被球隊外租練級。

如今已經是英格蘭前場核心的斯特林

這個學校類似於我們一些奧運項目的舉國體制,採取的是精英化培養模式。學校每年投入50萬英鎊,在全國範圍內挑選16名14-15歲的少年天才,把他們圈在一起同吃同睡同訓練整整兩年。

在二位作者的官方授權下,生態圈已在微信公眾號正式開始《英超風雲》的系列轉載。如果每周的專欄無法滿足您的閱讀需求,您也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內德和羽則的個人公眾號,或者點擊「閱讀原文」直接跳轉至全書的購買鏈接,觀看本書的其他章節。

按照2000年前後德國足球青訓改革的路數來看,英格蘭EPPP政策的實際效果得十年之後才能看出來。此外,英足總還在繼續尋求改革的道路。比如把戶口本的強制數量增加到12個,比如效仿西甲把B隊放在乙級聯賽鍛煉等等。而中國足球更是面臨相似的問題,區別是我們沒有成熟的青訓體系、商業模式,也沒有足夠的名氣和影響力,就貿然跨入了重金引援、火拚成績的時代。

但這就是青訓營,不僅成功幾率低,而且在主管和教練們的功勞簿上——只計成功,不計失敗。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體育產業生態圈。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怎樣培育一棵小甜菜不少英超球隊,會將節能減排的盼頭放在「希望工程」上。

對於英足總這一歷史性昏招,球隊更是氣得跳腳。因為這意味着球隊的選材範圍被限制在自己的家門口上。前紐卡斯爾主帥羅德曾評價說:「從紐卡斯爾無論是向北還是向西,開車一個半小時之內,見到的羊恐怕比青訓苗子要多得多。」其實紐卡還算好的,如果你的球隊地處一個靠海的位置,那一半的青訓名額都得送給魚。比如,利物浦。

然而,這政策一提出就遭到了低級別聯賽的強烈反對。因為地方保護一旦撤銷,英乙球隊發掘的小天才可能在14歲就被英超青訓營以4萬英鎊的價格買走,這特么就是明搶啊!

於是,他們開始真正開動腦筋,推出了一套名為 「精英球員養成計劃」的改革方案,英文簡稱為EPPP,也就是前文提到的現行青訓體制。

在那時,足球被視為一種野蠻、粗暴、會教壞小孩子的運動,體育課被裁撤、學校體育場被出售、草根足球教練賺的錢還不如罐頭工。雖說足球環境逐漸肅清,但長此以往英格蘭足球,特別是英格蘭國家隊的未來將一片漆黑。

眾所周知,英格蘭足球史上最成功的青訓案例,無疑是曼聯的「92班」傳奇 | 英超風雲⑩。那麼今天,就讓我們再一次走進英格蘭的青訓系統,探尋這座龐大的金字塔里的真正「奧秘」。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英格蘭的青訓系統。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英格蘭的青訓系統。

其二,雖然這些孩子在自家青訓中是牲口級的,但這學校里攢的苗子可都是牲口中的牲口。競爭太過激烈導致很多小球員失去了信心,很多孩子選擇了主動退學甚至自此退出了足球運動。

英足總在這方面也有詳盡的要求:青少年球員每年參加的正式比賽不能少於24場,但也不能多於30場。因為青訓的價值不在於打了多少比賽,而是幫助小球員的技戰術走向成熟,從而讓球隊和他自己都對未來有清醒的認知。

1996年在英足總精英學校的歐文(最右)與他的同學

第二,所有的青訓營分成四個層級。層級越高得到英足總的贊助款越多、享有的資源越多、對青訓營的軟硬件設施標準要求也越高。最高一級的青訓營要求配備由18名全職人員組成的教練團隊,並且能至少支配230萬英鎊的運營資金。

切爾西以自己的青訓養肥了衛星俱樂部,但小妖的成才率卻依然不高。

就是這樣,頂級的青訓營往往背靠着頂級的職業俱樂部,他們以越來越強勢的姿態影響着整個英格蘭的青訓格局。低級青少年足球梯隊面臨著人才匱乏的局面,因為最優秀的孩子們已經被最牛的青訓學院挖走。

英格蘭青訓的坎坷發展史雖說英格蘭的青訓現在和德國、西班牙等國家有着不小的差距,但在這領域他們可是第一個吃螃蟹的。

在此階段,小球員們開始打7v7、9v9的比賽,但場上的位置並不固定。一來是希望他們能感受多個位置增強對比賽的理解能力,不斷豐富自己的武器庫。二來也給教練們一個發掘小球員潛能的機會,畢竟每個門將在小時候都曾有一顆前鋒的心。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條例時,心中立刻有種「這個世界性難題終於被樓主用鍵盤解決」的黯然銷魂感。因為這種強行划片上學的方案,會使一些小甜菜被強行劃分到低級別聯賽一些條件有限的青訓營里,訓練時間和質量得不到保證。而且,如果家長想把孩子送到更好的青訓營,只能選擇……咳咳,買學區房搬家唄。

而且,現在小球隊在出售自己的小甜菜時大多會加上二次分成的條款。比如2010年斯特林從QPR加盟利物浦時,雙方合同就約定:如果斯特林再次轉會,那麼QPR將得到20%的轉會分成。於是,在斯千萬轉會曼城后,QPR拿到了高達980萬英鎊提成,躺着就把錢賺了。

好吧,也許只是幻想。本期英超風雲就和大家聊到這兒。

隨後,這項技能也陸續被其他俱樂部get到了。英足總覺得俱樂部出錢培養青年才俊、國家隊也能順便受益這事兒是十分喜聞樂見的,所以一直對青訓的經營管理持放任態度。這種狀況一直維持到上世紀80年代。如果你看過我們往期的專欄,就知道在80年代中晚期英格蘭足球經歷了怎樣的動蕩和變革。

於是,本着一個都不能少的原則,英足總在2009年1月出台了這麼一項規定:低於12歲的球員只能參加距離其住處1小時車程內的球隊青訓營,13到16歲階段的球員可以參加距離其住處1小時30分鐘車程內的青訓營。

而對於犯了錯的小球員,俱樂部當然也不會選擇罰款,而是讓他們在場邊只看不碰球,真是既人性又沒人性的懲罰。

而且,如今很多頂級聯賽俱樂部都下轄多個青訓機構,他們設法繞開了只有9歲以上球員才能進入青訓營的規定,給了成千上萬的孩子們一個註定不可能成功的足球夢。

最終,這200多人中只有25%在18歲時簽下了職業合同,成才概率還不如我們當年的健力寶小虎。

(注:本文首發於2016年3月,原作者所引用資料均為2016年乃至更早的統計數據。為最大程度保留原文風貌,編者僅根據最新資料對原文做出了部分的修改和補充。敬請理解。)

關於內德:懂球帝專欄作者。8歲看球,15歲寫球,18歲勵志成為足球記者。雖然最終走向了法律工作,但一直以來不忘初心,堅持「吐槽向」評球,希望成為一個遊走于文藝和瘋癲之間的普通青年。

第一,廢除了青訓招募中那條糟心的「90分鐘車程法則」。有實力的俱樂部可以突破地域的限制,把各地有潛力的小球員招致麾下。

這學校一直到1999年關門,期間一共招收了234個學生。這234人中,不乏一些如雷貫耳的名字,比如安迪-科爾、歐文、喬-科爾、索爾-坎貝爾、迪福、卡拉格、巴里等英格蘭國腳。

總之,就是這項讓好苗子享受最好的教育,又讓低級別球隊不至於看不到希望的計劃,讓英格蘭的青訓走上了一條聯賽和國家隊雙贏的道路。

當年切爾西私下接觸、為此還被禁了兩個轉會窗才引進的卡庫塔,在短短6年終混過博爾頓、富勒姆、第戎、維特斯和拉齊奧5支球隊,終於在2015年低價轉會塞維利亞,總算結束了自己的漂泊生涯。

第二階段:12至15歲。在這階段,合同延長為兩年一簽。12至15歲球員每周訓練3次,累計至少5個小時,周末還會安排一場比賽。訓練內容主要是反覆練習傳球、跑位、射門,使各項足球技術在他們的記憶和肌肉中根深蒂固。

傷仲永or犧牲品?從2015-2016的統計數據看,英超20支球隊的青訓比重遠沒有達到英足總預想的50%。其中,熱刺隊內的青訓球員比重最高,約為32%,阿森納和曼聯分別以24%與20%位列熱刺之後,而斯旺西和伯恩茅斯陣中甚至沒有一名球員出自本隊青訓。

1938年,曼聯建立了足球史上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青訓機構——曼聯青年體育俱樂部,用來尋覓並培養蘭開夏郡的小鮮肉們。

關於羽則:懂球帝專欄作者。大學讀的經濟類專業,畢業后成為了國企員工。辭職自學考過了CPA(註冊會計師),然後用來寫足球。遊歷過歐洲大部分主流聯賽國家,擅長將自己雜七雜八的知識與體驗融合起來,向大家介紹足球世界的整體架構和方方面面。

在EPPP通過之後的四年裡,英超的各傢俱樂部以及其他優質青訓營先後投入了3.2億英鎊,南安普頓、熱刺等青訓營在近兩年的人才井噴很大程度得益於此。

總之,這些就是一個小朋友的青訓史。如果你在22歲左右還無法在球隊立足,球隊會幫助你前往低級別聯賽的球隊試訓,或者進大學學習體育相關專業,或者徹底轉行。

EPPP是個啥?與以前的青訓政策相比,EPPP主要有以下變化:

熬掉了兩斤白髮之後,英足總一拍大腿決定:圈養。

這兩條政策的意義在於,讓好的苗子能接受最優良的訓練,從而保證精英球員、特別是英格蘭本土精英的成材率。

所以,這階段的頭等大事是培養興趣和練習基本功,南安普頓的青訓總監亨特總結說:「讓孩兒們身上流着汗、臉上帶着笑、心裏學到東西,目的就達到了。」

因為這些下定決心一輩子靠足球吃飯的孩子需要加大訓練量:周一到周五每天都得訓練兩次,周末還有一場比賽要踢,不可能再走讀了。17歲時他們就可以簽下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職業合同,周薪視俱樂部的情況而定,大部分英超球隊都不會低於1000英鎊。比如2013-2014賽季在蘇亞雷斯身邊開始嶄露頭角的斯特林,最初拿的周薪就是2000英鎊。

第一階段:9至11歲。在這個階段,合同是一年一簽的。青訓營每周會組織小球員們訓練3次,累計至少3個小時。大部分時候,這些孩子只是學習足球規則和基本的個人技術,偶爾搞搞2v2、3v3,最多5v5的比賽。為啥不踢11v11?因為如果讓小朋友們一個半小時就碰兩次球,那下次訓練他就不願意來了。

同年,英足總還建立了 「英超預備隊聯賽」,把英超球隊的預備隊和一些低級別聯賽一線隊都加入了該聯賽之中。這個聯賽分為南、北兩個賽區進行比賽,各自產生一個冠軍球隊。自2004-2005賽季開始,兩個賽區的冠軍還會通過一場決賽決出總冠軍,賽制聽起來有點兒像NBA。

所以,初次簽約青訓營的孩子年齡從8歲到16歲不等。合同條款一般是雙向的,孩子們要保證品行良好,按時參加訓練。而俱樂部則負責提供高水平的訓練、配備專業的理療隊伍、明確孩子們的發展規劃,以及給予參加各種比賽的機會。

自1999年起,青少年足球培訓的任務被重新下放給各個職業俱樂部。與以往最大的不同是,俱樂部必須按照英足總的相關規定設立自己的青訓營(Academy),替代了原來組織鬆散的培訓中心(Center of Excellence)。從此以後,俱樂部可以招攬年齡最小為8歲的孩子,其他俱樂部若想挖個8歲的小球員也得支付補償費。

而好貨囤了一卡車的豪門,這個數據也不咋地。本賽季切爾西的陣容中有83.3%的球員來自其他國家,外來人口指數在整個歐洲足壇可以排到第3位。而以奇克為代表的本隊青訓球員所佔比重更是只有12.5%,並且鮮有上場機會。

於是,英足總再次決定:改!

第三階段:16至18歲。16歲是青訓營的分水嶺,球技依然沒有起色的小球員會在這個年紀退貨或者被退貨。比如,貝克漢姆的大兒子布魯克林。留下來的球員一方面可以簽訂周薪為100英鎊的學徒合同成為「全職學徒」,另一方面得在俱樂部附近找個地方寄宿。

敬請關注第十九話:英超招聘會,行行出狀元

好在,小球員在16歲之前都是邊上學邊訓練,而且一流的青訓營還會安排16歲之後的文化課程,直到20歲都會盯着你學習數理化。

為此,英足總在2012年建成了國家足球中心——聖喬治公園。從表面上看,這是英格蘭各級隊伍的集訓大本營。但更核心的是,足總在這兒開設了「足球教育事務部」,專門負責對全英基層教練員的培訓。得益於這個機構,全英目前有25萬名基層教練員,未來幾年這一數字還將繼續擴大。

為了這些比賽,頂級青訓營會給小球員們準備很好的硬件條件。比如曼城青年隊有專門的新聞發佈室、健身館、理療室、心理諮詢室以及非常先進的水療設備;曼聯和利物浦的青年隊擁有能容納6000餘名觀眾的摩斯路球場和天神球場;而南安普頓的青訓場地有足足12種不同的草皮能讓小球員們適應不同的場地條件,真是太「腐敗」了......

ok,雙方簽字、握手、拍照,恭喜你,正式開啟青訓生涯。

但英足總十分坦然的表示:我們就是支持明搶,因為這項方案的最終目標不是天下大同,而是把有資格為國出征的英超球員所佔比例提升至50%,將有限的資源加以集中最終培養出一支強大的英格蘭隊!

雖然英足總規定各家青訓在9-14歲組每一年齡段只允許簽30名球員,到了17-21歲組逐漸減少為15名。但這個數字擴展到5到6家頂級俱樂部,就足以將整個國家的青年才俊都囊括其中。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豪門陣中那些讓低級別球隊流口水的小妖,無奈之下只能踏上外租尋夢之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切爾西,人送外號「的士」。

當然,英足總也沒有讓低級別聯賽白白犧牲。EPPP中同時規定,除了初期的轉會費,小球員在成才之後高級別球隊要對他的母隊進行二次補償,價格還相當可觀。還記得利物浦免簽英斯后曾經為培養金的數額問題和伯恩利掰扯了半個賽季嗎?原因就在於此。啊,具體的補償流程請看下圖。

低級別球隊:英格蘭國家隊關我們毛事兒,要搶劫你衝著英超土豪下手,我們只是72家佃戶。

1984年,英足總精英學校正式成立。

沒有什麼制度設計是完美的。喜人的成果背後,也掩藏了太多悲傷的故事。

這種從挖掘轉為養成的青訓理念使曼聯在之後許多年收穫頗豐,鄧肯-愛德華茲、博比-查爾頓等年輕球員逐漸為球隊挑起了大樑,平均年齡不到22歲就蟬聯聯賽冠軍的他們也被球迷愛稱為「巴斯比寶貝」。

(編輯/圖片製作:殷豪男)

為什麼呢?因為一類訓練營有錢有人有贊助有地位,小妖都這樣被豪門買走囤起來了,我們還青訓個毛啊啊啊啊啊……

比如,聖徒青訓營的孩子們,從8歲起每人就會獲得一個平板電腦。他們每一次訓練、每一場比賽的數據以及視頻都會被編輯成檔案,並且可以隨時查看。在每場比賽之前,這些年輕球員就已經明白自己在本堂訓練課、本次訓練賽中的目標是啥,而教練只不過需要加以點撥並且補充一些團隊目標。

這回,英足總撓頭了——用什麼方法既能讓有天賦的小朋友學習足球,又不讓家長覺得自家孩子進了某不良幫會呢?

其三,在強制精英化之外的領域,更多的孩子被耽誤了。有些嫉妒心強的小球員,甚至組團來精英學校尋釁找架打,這對於本該好好訓練的雙方都是種損失。

這套計劃運行得本來還不錯,但英足總卻又從中發現了問題。比如,好苗子都被大球隊挖走了不利於低級聯賽的發展;又比如,很多球隊的青訓營都設在郊區,每周訓練三次最好是車接車送,這就使家境不好的孩子很難加入好的訓練營。

於是,更多的犧牲品,更多的等待……

這些問題本來是因為基層教練匱乏、優勢資源集中等多方面原因造成的。然而,英足總卻腦洞大開的把鍋都推給了地理位置。

其一,14到16歲就表現出牲口級能力的,有可能只是因為發育太早,將來有很大概率傷仲永。不少人還會過度膨脹,歐文曾經直言「大家當時都帶着最漂亮的女孩,因為我們在為英格蘭校隊踢球。」

以下是他無比華麗的跨級別、跨國度、跨大洋租借之旅……

文 / 內德、羽則本文首發於懂球帝App,已獲得懂球帝授權

但英足總漸漸發現,這種培養模式存在三個問題。

這事兒的原因其實很容易理解。一個還不到20歲的小球員被球隊放衛星之後,水土不服、心理壓力大、技術風格不適應等等問題都來了。而且,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多次被租借,每年都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根本來不及融入球隊,更別提和隊友培養默契了。

聖喬治公園如今成為了英格蘭青年隊的常駐場地

好了,今天的話題就和大家聊到這兒。英格蘭青訓真的走了太多的彎路,我們兩個鍵盤俠把這些都寫出來,希望這些由人及己、杞人憂天的想法能對中國足球未來的發展方向有所啟示。

低級別球隊:……最終,英足總在EPPP草案投票期間凍結了每年發放低級別球隊的「硬性支付」——這筆錢大約為540萬,本來是用於支持小球隊的青少年發展計劃。以這種半威脅的方式逼得了低級別球隊投降之後,EPPP草案終於在小球隊的一片哀嚎中通過了。

按照英足總的規定,青訓營最低年齡組別是U9,在此之上,每個年齡段各設一支球隊,一直到U17和U18兩個年齡段合二為一。

當然,切爾西絕對不是唯一一家這麼做的球隊,這是英超青訓營的通病。比如15歲就代表水晶宮出場5次、隨後被挖到熱刺的前超級妖星約翰-保斯托。

但是,沒有什麼制度設計是完美的。EPPP喜人的成果背後,也掩藏了太多悲傷的故事。

這又是為什麼?因為英超太有錢了,中下游球隊拿1000萬就可以穩准狠的到法甲淘金,豪門球隊更是傾向於拿4000萬直接買來成品。大部分球隊都選擇用現成的,這樣可以最大程度的規避風險以保持球隊在頂級行列的競爭力。

除了一線隊的比賽,15至18歲的球員還可以參加英格蘭青年足總杯;U18和U21的梯隊也可以分別參加職業發展聯賽(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League)相應組別的比賽,這個聯賽並不與一線隊捆綁升降級,除此之外,獲得歐冠席位的球隊還可以組織U19梯隊去參加青年歐冠的比賽。

為此,英格蘭聯賽委員會旗下的英冠、英甲、英乙72支球隊在EPPP草案投票之前與英足總展開了激烈的扯皮,總結下來大概是下面這樣。

延伸閱讀:足球流氓的血雨腥風 | 英超風雲?

2016年,卡庫塔還來到河北華夏幸福(600340)踢了一年中超

現在,葡超的吉馬良斯隊、荷甲的維特斯隊、土耳其的貝西克塔斯和英格蘭的米德爾斯堡,幾乎都成為了切爾西的官方指定衛星俱樂部。

除了這些硬件條件之外,一個頂級青訓營每年的運營成本大約為300萬英鎊,而目前一位英超新人的平均估價為300萬英鎊到500萬英鎊,所以每年為英超一線隊輸送一個即戰力基本就能回本。

切爾西的技術總監邁克爾-埃梅納洛一針見血的說:「青訓球員到了18、19歲的時候會進入一線隊,但我們的一線隊成員必須是要能贏得冠軍的那些球員。這樣的要求意味着什麼?意味着他們不能犯錯,但這對於年輕球員來說太難了。你不能指望他們在這個年紀就能做到,所以只能外租鍛煉。」

能做到這些,英足總可謂功不可沒。因為制定培訓教材、培訓基層教練員這些活兒都是他們乾的。比如,英足總制定了U7-U8(5人制)、U9-U10(7人制)、U11-U12(9人制)等多種不同的足球教材,而且明確規定了不同年齡段的孩子要踢不一樣的足球、用不一樣的教科書、配備不一樣水平的足球講師。

今日关键词:北极熊身上被涂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