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成了对丁聪、沈峻及丁先生本人隐私权的侵犯-黑龙江新闻夜航-新闻通讯稿
点击关闭

涉及公共-构成了对丁聪、沈峻及丁先生本人隐私权的侵犯-新闻通讯稿

  • 时间:

俄病毒研究所爆炸

法院判決認定,涉案家信、手稿不屬於社會公共利益,指出趙女士出售丁聰家信、手稿,完全基於營利目的,與社會公共利益無關。審判長說:「名人的公眾屬性並不導致民事權利被限制,更不等同於私人生活的完全曝光,與公共利益無關的私人生活應當受到充分的保護,涉案家信手稿不能因丁聰具有名人身份而自然進入公共領域,供他人閱覽、牟利。」

央廣網北京8月24日消息(記者孫瑩)據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丁聰是我國著名的漫畫家,曾任《人民畫報》副總編輯。作品有《魯迅小說插圖》、《丁聰插圖》、老舍的《四世同堂》《駱駝祥子》等眾多作品的插圖。2016年9月,丁聰的兒子丁先生髮現「孔夫子舊書網」上出現大量丁聰、沈峻夫婦及其家人、朋友間的私人信件以及丁聰手稿的拍賣信息,涉及到大量家庭內部的生活隱私,於是提起訴訟維權。拍賣涉案書信、手稿的行為是否構成侵犯隱私權?如果構成侵權,要承擔怎樣的法律後果?網絡平台經營者應否承擔連帶侵權責任?北京互聯網法院在昨天(23日)的一審判決中一一給出回應。

法院一審判決二被告在「孔夫子舊書網」首頁公開向丁顯示賠禮道歉;被告趙女士賠償丁先生精神損害撫慰金及合理開支(律師費)共計3萬元,被告古城堡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駁回丁先生其他訴訟請求。

被告趙女士的答辯稱:涉案書信、手稿是她以合理對價購買,丁先生無權主張返還;自己不是首位將涉案書信、手稿在市場上公布的人,不符合侵犯隱私權的認定條件,也提出名人的隱私權應讓渡于社會公共利益。

對此,法院一審判決認定,名人家書屬於個人隱私範圍。審判長表示:「涉案書信中一部分為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交流,屬於個人隱私。另有一部分系他人寫給丁聰的書信,內容屬於公開事務,未涉及丁聰、沈峻的隱私。涉案手稿被公開發表,其內容涉及丁聰的思想表達仍然應屬丁聰的隱私。」

這份判決提示:名人與公共利益無關的私人生活應當受到充分的保護,他人不得侵犯。收藏品交易平台應當對書信、手稿等涉及隱私屬性的物品來源、內容盡到合理的審核義務,否則要與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

審判長說:「被告古城堡公司辯稱,被告公司主體不適格。經營的『孔夫子舊書網』只是網絡商品交易服務的提供者和經營者,作為平台已履行通知刪除義務,本案中的書信手稿內容不構成對原告隱私權的侵害,丁聰作為名人,其隱私權的行使要顧及社會公共利益。」

丁先生起訴說,自己是丁聰、沈峻夫婦的獨子,也是唯一法定繼承人。2016年9月,他發現「孔夫子舊書網」上出現大量拍賣信息,涉及自己家庭內部的生活隱私。審判長趙長新宣讀了法院查明的事實:「2016年8月至11月間,被告以昵稱為『墨箋樓』的拍主身份參与古城堡公司經營的孔子舊書網在大眾拍賣區舉辦的紀念丁聰誕辰一百周年,丁聰、沈峻家書及舊藏友書信專場的活動,公開拍賣丁聰、沈峻與親友之間的書信以及丁聰的手稿一共18件,並全部成交,拍賣價格共計28000餘元。」

丁先生認為,昵稱為「墨箋樓」的趙女士,未經權利人允許擅自展示涉案信件,構成了對丁聰、沈峻及丁先生本人隱私權的侵犯。「孔夫子舊書網」的經營者古城堡公司,也未盡到審查義務。丁先生起訴要求二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刪除信息,公開賠禮道歉;趙女士賠償丁先生精神損害撫慰金和律師費共計90000元,古城堡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還要求趙女士將所有涉及侵權的信件返還給自己。被告方提出了反駁。

今日关键词:抖森疑遭性骚扰